無法顯示影像時,請下載JAVA應用程式

 

 

一、日文單字的背誦方式:

教了這麼久的日文
Sir Chen
常被學生問的問題之一是日文單字的背誦

「老師,日文單字應該怎麼背?」、「 怎麼老是背不起來…」

遇到這個問題,每次Sir Chen心裡有股“淒涼感”,不知 應該從何答起的茫然…

因為
學生會問這個問題
其實是對外文教育應當如何做起的傳統根深蒂固的錯誤觀念有關
而這個觀念,又是來自於大環境的使然…。

事實上
傳統對譯方式的單字背誦法
無論是在實際的教學現場
或是在理論的研究 觀點上
都已
逐漸受到質疑、否定、 乃至於被淘汰…。

是的
對於初學者而言
在剛開始學習的階段
由於對該新語言仍舊相當陌生
而在另一方面
由於這個階段的字彙的意思
也是非常的單一化──
如わたし→我;あなた→你…

因此
在此時
尚可用日文→中文
一對一背誦方式
然而
對於
這個外文(日文)有了稍許 認識之後
學習者 最好能慢慢地拋開如此簡略式的對譯單字背誦法。

因為
隨著單字意思的複雜化 (如「いい」可解釋為:好、好了、夠了、行了、可以了、不用了…等等
以及

如此兩種語言間的對譯/翻譯,是否真可認為是正確的外文學習方式之
這種背誦
真的
夠無聊
因為
它只會阻礙學生們的學習進度與進一步的思考/組織/構思能力、以及對於外文本身的認識及樂趣而已!


不只是
語言的學習而已
任何一種學問的學習過程
應該是
具備有某種程度的推測思考樂在其中的效果才是 。

而對譯學習法──中→日、日→中

有點像填鴨子…



Sir Chen個人認為
在學習上稍微進入狀況之後
單字
背誦方法最好改為
針對單字本身先看個一二次
也就是
對於其中意思運用有了初步的瞭解概念後,
應該直接進入運用的部分─即課文本身
此時
學習者應該注意這
新的單字在課文中的前後日文字句是什麼
由此來揣測以及回憶及確認它的真意
同時
注意一般的情況下
是跟哪些字句合用以及
這個字
在什麼情況下被使用。



這樣的單字背誦法
聽起來似乎很難、很浪費時間的樣子
不過
當你實際去做並且漸上軌道之後
你就會覺得這樣的單字背誦方式會比較有趣
因為
它除了可以訓練我們的腦子,增強想像力與推理能力以外
學習者也會比較能夠真正掌握單字的真意與其應用的場合
而且
不需花費多餘時間與精力在所譯的中文!


畢竟
學習外文就是學習外文
翻譯則應屬於翻譯學的範疇
二者,
本來就不同。

「急がば回れ」

 

 

二、使用何種字典比較好:

讀外文
當然要用、也會用到字典
字典的主要功能
基本上就是用來查單字

因此
Sir Chen也常遇到如此的問題:

「老師,應該用哪一種字典?」、「什麼樣的字典會比較好?」…
此時
真是令人窮於回答…

當然
並不是Sir Chen認為學生們不需要使用字典、否定字典的存在價值
而是在這個問題
的本身
學生們所指的
大都是哪一種─日中辭典(日華辭典)!
而 Sir Chen卻認為在語言的學習過程中
日中辭典(以日文而言)的使用
頻率
最好能夠
儘量降低、不要太過於依賴
這個答案
學生們似乎也是吃驚

 

事實上
這個問題
剛才的單字背誦法有著共通點
即:
Sir Chen認為只有在相當基礎的階段
學生們才需依賴中文的
直接解釋暨翻譯
至於到了某個程度之後
就應該儘量試著
學習字彙本身之意去理解、去推測
也就是
用日文直接去聯結語意、用日文直接去瞭解字句
只有在比較複雜、不容易瞭解、以及比較容易引發模擬兩可之爭的抽象語句
學習者才需要
、而且最好確認尋求中文的直接解說

以此而言
日中辭典的過度使用乃至完全依賴
其實正是訓練學員用一種語言(中文)去瞭解另外一種語言(日文)
或是
使用一種語言(中文)去解釋另一種語言(日文)!
然而
某種語言的產生與存在,本來就是衍生自其在地的文化人文
不同的文化人文又如何能衍生出彼此相同的語言感受與言語表現呢??

也因之
現在
語言學家大概都贊成:
對譯式的語言教育
其實
不好!

 

Sir Chen並不否定中文字典本身的存在價值
事實上
Sir Chen手上仍然
握有幾本日中辭典
但是使用的頻率卻是相當的低
因為
正如在「
Sir Chen的學習經驗」網頁中所述的

在當初的日本語學校時,Sir Chen其實非常希望有一位中文老師──

以備我們怎麼都無法了解日本人老師用日文所解釋的相當困難與難懂的句型;
日中辭典的角色也應該是如此─
只有你在用「日日辭典」時
怎麼都無法懂的語意時才用

 

 

剛開始使用「日日辭典」
學習者絕對會遇到用於解釋的相關說明
也就是,雪球可能越滾越大
本來要查詢的
單字就已經不懂、頭夠大了
竟然還需要連帶去
查詢對於這個單字所解釋的其他沒看過的單字語法 !
真是開玩笑
!
而且 此時
用到的
可能不再只是日日辭典而已
漢和辭典(從漢字去查詢日文讀法的字典)、外來語辭典」乃至「日英辭典」等等
這會抓狂!!


但是就算如此
你還是必須強迫自己繼續使用,耐下心來
慢慢查詢
事實上
如此查詢方式下
真正難以瞭解的
可能只 是那些未曾學過的句型與文法
至於單字
一而再、再而三的查詢過程
以及
加上吾人對於漢字本身的即已大概瞭解的程度下(當然, 「同字異義」的情形也有)
懂得
字彙將會更加累積
另一方面
那些未
的句型與文法
也開始
有點似懂非懂了…
不過,這一
部分
學習者 可以不必太在意

甚至急著想要去了解它的意思
因為
等之後教了
你自然會懂
畢竟,字典的主要功能是查詢單字之意

用來學習新的句型文法


上述一再重複的過程
十有八九
你應會瞭解當初所要
瞭解的單字 的意思!

 

當然
剛開始的階段
這樣的查詢方法
會令人抓狂
才要查一個單字而已為什麼要如此辛苦…”
不過

累積稍許時間之後
你會發現
與其他同學相較之下
自己的日文不但會進步的較快
而且
對於日文這個語言的掌握與感受
都會比較直接與犀利
讀起日文來
也會覺得更有異國情調與成就感了
會覺得自己真的是在學外文、而不是翻譯!



 

三、日文教授法:

自古至今
有關外語的「語言教授法」
其實並不少

從西元前古希臘羅馬時代衍生 出的「文法翻譯法」
一直要到十九世紀中葉才出現的較具科學
性指標的「古安式教授法(Gouin Method)」、
二十世紀初的「直接法(Direct method)」、
二次世界大戰中期
美軍所開發的「陸軍法(Army Method)」、之後的「沈默式教授法(Silent Way)」、
「建議式教授法」(Counseling Learning)、「暗示性教授法」(Suggestopedia)、「溝通式達成法」(Communicative Approach)、已至 迄今
已蔚然成一主流的「句型練習法」等等
應有盡有,各成一派!

 

在教學現場上
Sir Chen曾反覆嘗試上述其中幾種較具代表性的教學法
結果發現─
對於學生而言(至少是台灣的學生…)
比較能夠接受的似乎是「句型練習法」─
即現在大部分日文教科書的編寫方式:

亦即先提出代表性的句型,之後,再帶入一連串的相關練習
這應該是目前的教學主流了…


不過,另一方面
無論是什麼
樣的語言教學
由於每個學生的
接受度不同
因此
Sir Chen認為
只要能夠讓大部分學生接受、
並且能夠讓其真正學到東西的
就是最好的教學法
了…

「黑貓、白貓,只要能抓老鼠的就好!」
有時
實在不需太過拘泥與僵硬

 

 

儘管如此
有一種(教授法)是例外
也是Sir Chen絕對不用的:
即所謂的最古老的語言教授法:「文法翻譯法」!
即一個字一個字、一個句一個句的
母語外文的對譯及講解

種只講求單字的直接對譯 、以及
過份強調句子中的主詞、副詞、形容詞、動詞等的
存在 與排列方式、規則 ,過度強調文法等的存在
卻輕忽語言學習的本身目的──即
「聽」「說」、「讀」「寫」的教學型態下
常常會造成學生們
對於文法、句子排列方式等的過度思考講究 及神經質。
而在這種本末倒置的情況下
結果可能就是以前在學校學習英文時的情形
學了十幾年
也擠不出幾個真正流暢的句子
遑論外國人對話及閱讀文章了



 

四、教學上的中日文使用比率:

如上所言
Sir Chen並不贊成「文法翻譯法」的外文教育
相對

Sir Chen當初的日文學習環境
則是一個與「文法翻譯法」幾乎絕緣的世界─「直接法」→全部都用日文來!
真的是相當的二極化

Sir Chen之所以如此反對「文法翻譯法」的主要原因
除了
具有自己當初學習另一種語言─英文─之際的慘痛教訓
另一個
原因就是在當了日文老師後
看到學生們
這種教學法所受的“惡果”
然而, 另一方面
就像在「
Sir Chen的學習經驗網頁提 到的
一個
學生母語完全絕緣的教學環境、

一個完全不使用學生母語的教學環境─
亦即「直接法」

也絕非真正理想與正確!


基本上
以日文教學而論
Sir Chen贊成的教學型態

「日文為主,中文為輔」

也就是
若是用比率來說的話
課堂上所使用的日文大約為70%、中文為30%左右。

這兒所指的中文
主要就是
針對那些比較似是而非的單字艱深難懂的文法與句型上的(中文的)說明與解釋 了
此外
為了確認學生們對學習中的日文是否真的瞭解
最快也是最確實的方式就是
有時可直接要求學生以中文
說明 。

換句話說
Sir Chen
日文為主」的教學主張

並不是要學生們囫圇吞棗、認為全部都以日文帶過、不求甚解即可
反之
日文為主」的學習方式,其前提必須是
學生們是否可以真的接受、真的了解!
不了解的話
這種日文教學與學習的方式,其實不帶任何意義!

就像日文電視看的再多、日本人的講話聽得再多
不懂還是不懂!


「多念念(日文)就懂」的想法
在學習理論上早就被否定、並且不具任何科學根據
即使是小孩子
母語也不是如此學的──
看我們的小孩子讀「唐詩」、「三字經」吧
就算背的滾瓜爛熟
當下還是不瞭解其中意思!
 


日本著名的語言學家在論及外文教育時曾說過:
(對於國外
成人學習者而言)不瞭解(該外文的)文法,而想與人溝通,其實是不可能的!
(日本語教師養成講座6 《日本語文法入門》 吉田武時 ア
ク出版社1998年)
換句話說
瞭解文法是必要的
也因之
Sir Chen
不排斥某個程度的文法的講解乃至於中文的解說…


但是
所謂「文法的講解」

指的並
要學生去指出句子中的主詞副詞在甚麼地方
要學生去
背誦一個句子的組成應該包括什麼樣詞類等等
適度的文型講解,以致適度的中文解說

應該才是最實際與適合 的

例如說
正如Sir Chen「學習經驗」中 提
文法上需要提出來 直接用中文解釋的可能
から/ので/以及 は/的正確使用方式時機
至於在句型上需要講解的則應 該
例如論及「とき」的使用句型之際
其前的動詞應該 是「普通而非「丁寧形」以及 、
這個「普通形」在「辞書形」與「た形」下的使用時機…

 

此外
對於
學習者在剛開始的學習階段之際
教學者 最好
能夠簡單地日文與中文的基本語法句型結構間的差異做一 簡單說明(如日文的動詞總是排在最後)
因為
對於一個成年人的外文學習者而言
這種
開門見山式的說明
除了
能夠讓學習者對於日文結構有個大體的認識之外
而且可避免之後與中文間的一再糾纏誤會




 

五、學習方式的一瞥:

Sir Chen一開始在 某個日文補習班教書之時
其 課程排列的方式是這樣的:
每個禮拜分二次上二課
新課程(1課/2H)
第三次 則是所教的新課程的複習(2H)
這個「複習」
指的就是前二次正課的重點式歸納與講解了…


這些來上複習課的學生中
大部分都是已經上完正課的學生
而這些學生中
很多又是上班族與學生
常常是在公司下班或是學校下課

還 拖著疲憊的身心趕來課堂
有時看了真的很感動…
 

 

不過時間久了
漸漸感覺出這些來上課的學生們在成績上
並不一定比不來的人更好

因此,就有了個結論:
讀書其實是靠自己的
教過的東西
還是要靠自己一個人 慢慢地、靜靜地、花上時間
去消化、去體會
才有可能變成自己的東西!


其實
應該講的
在正課時, 都已教給同學了

而 正如其名
「複習課」其實只是同樣地方的複習而已

老師的複習,雖然也好
不過,只有自己
靜靜地、慢慢地在家複習、吸收
及體會
才是重要

 

對於上了正課卻還跑來上複習課的學生
Sir Chen還是依舊地親切與感動
只是有時
還是會很
有良心地跟同學們說
希望各位能夠利用上複習課的時間
自己在家裡靜靜地讀、慢慢地看就可以了…

 

結果就是
好幾次就是自己一個人在教室裡
烏龍茶了…

 

 



 

 


[HOME] [Sir Chen的教學經歷][Sir Chen的學習經驗]

[Sir Chen的教學觀感][Sir Chen的愛讀書][Sir Chen的興趣][與Sir Chen聯絡]


[互動式電腦遠端教學] [Sir Chen的家教班]


[日文初級/中級課程][(新)日本語能力試驗][日文名著/童話選讀]

[日文寫作練習][日文輸入法][日文文書處理][旅遊日本]